倉庫桑

織田信長-火燒比叡山延曆寺

via

這篇寫得很好所以截錄出來

1571年,信長針對朝倉義景與淺井長政的聯軍展開攻擊行動時,眼見朝倉‧淺井聯軍勢力漸趨衰弱,除了比叡山之外,已經走投無路了。

信長乃出示告知比叡山僧眾,若願意效忠者,則已占據的山門領,悉數奉還,並允其出仕朝廷;否則,將義無反顧地使比叡山付之一炬,亦在所不惜。然而,比叡山僧眾與朝倉氏的關係,一向友好,自然漠視於信長的威脅與利誘。結果,在幕府將軍足利義昭的調停下,朝倉‧淺井聯軍暫時逃過了一劫。

 

信長當時之所以願意接受調停,乃在於長期征戰過程中,亟需重整軍備,以便做下一回合的進擊。信長當然不會善罷甘休,乃於翌年展開對朝倉氏進行包圍戰的前奏曲--火燒比叡山。

 

比叡山位於京都東北方,山上的延曆寺自古便以鎮護王城而備受尊重。然而,對信長而言,這座古寺的存在,卻成為他統一天下的絆腳石。

在信長的腦海中,並無鬼神立足的餘地,因為他毫不關心死後的靈異世界。

耶穌會的日本年報中記載,信長曾經告訴當時在日本的西洋傳教士,自己乃是活佛,在這之上並無任何造物主存在。

日本的史料也記載,信長的軍隊燒討延曆寺時,不僅在神壇上縱火,並取走神體﹑奪取住持父子身上的一切。

 

信長的統一天下過程中,最棘手的除了亂民之外,則莫過於寺院的守舊勢力。因此,不僅是比叡山延曆寺,如石山本願寺﹑東大寺等,都曾遭受過信長嚴厲的打擊,他利用層層檢地措施(即土地調查)來削減寺社的所屬領地。

因此,延曆寺的山門燒討事件,基本上也可視為是信長在統一天下﹑樹立威信過程中,所無可避免的結果。

 

事實上,當時有如延曆寺﹑興福寺等這些具有傳統權威的寺院,多以「自衛」名義,坐擁大量的武裝化僧兵;並在世俗社會中致力擴張權勢,以「講」﹑「組」等下層組織吸收農村裡的中小名主階級(擁有土地的中小農民)加入,而成為對抗武士領國支配的基層機構。

因此,江戶中期的朱子學者新井白石,在其著書《讀史餘論》中,便記載著對此一事件的看法,即「亡山門者,非信長也,山門也」。

 

武田信玄便以此為藉口,指責信長的暴逆無道,批評他是「佛法王法破滅,天魔旬之變化也」;朝廷公卿山科言繼的日記《言繼卿記》也記載著「佛法破滅不可說不可說,王法可有如何事哉」。

 

延曆寺既然是鎮國護民的表徵,它的燒毀所代表的不僅只是佛法的破滅,同時也是對王法被漠視的具現。信長大膽地對傳統威權挑戰,也可謂是新時代來臨前的徵兆。或許在信長的思惟邏輯裡比較相信儒家學說中的天道思想,而與神佛根本無緣吧。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