倉庫桑

火烧比叡山延寺

via

这篇写得很好所以截录出来


1571年,信长针对朝仓义景与浅井长政的联军展开攻击行动时,眼见朝仓‧浅井联军势力渐趋衰弱,除了比叡山之外,已经走投无路了。


信长乃出示告知比叡山僧众,若愿意效忠者,则已占据的山门领,悉数奉还,并允其出仕朝廷;否则,将义无反顾地使比叡山付之一炬,亦在所不惜。然而,比叡山僧众与朝仓氏的关係,一向友好,自然漠视于信长的威胁与利诱。结果,在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的调停下,朝仓‧浅井联军暂时逃过了一劫。


信长当时之所以愿意接受调停,乃在于长期征战过程中,亟需重整军备,以便做下一回合的进击。信长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乃于翌年展开对朝仓氏进行包围战的前奏曲--火烧比叡山。

比叡山位于京都东北方,山上的延曆寺自古便以镇护王城而备受尊重。然而,对信长而言,这座古寺的存在,却成为他统一天下的绊脚石。


在信长的脑海中,并无鬼神立足的馀地,因为他毫不关心死后的灵异世界。

耶稣会的日本年报中记载,信长曾经告诉当时在日本的西洋传教士,自己乃是活佛,在这之上并无任何造物主存在。

日本的史料也记载,信长的军队烧讨延曆寺时,不仅在神坛上纵火,并取走神体﹑夺取住持父子身上的一切。


信长的统一天下过程中,最棘手的除了乱民之外,则莫过于寺院的守旧势力。因此,不仅是比叡山延曆寺,如石山本愿寺﹑东大寺等,都曾遭受过信长严厉的打击,他利用层层检地措施(即土地调查)来削减寺社的所属领地。

因此,延曆寺的山门烧讨事件,基本上也可视为是信长在统一天下﹑树立威信过程中,所无可避免的结果。


事实上,当时有如延曆寺﹑兴福寺等这些具有传统权威的寺院,多以「自卫」名义,坐拥大量的武装化僧兵;并在世俗社会中致力扩张权势,以「讲」﹑「组」等下层组织吸收农村裡的中小名主阶级(拥有土地的中小农民)加入,而成为对抗武士领国支配的基层机构。

因此,江户中期的朱子学者新井白石,在其着书《读史馀论》中,便记载着对此一事件的看法,即「亡山门者,非信长也,山门也」。


武田信玄便以此为藉口,指责信长的暴逆无道,批评他是「佛法王法破灭,天魔旬之变化也」;朝廷公卿山科言继的日记《言继卿记》也记载着「佛法破灭不可说不可说,王法可有如何事哉」。


延曆寺既然是镇国护民的表徵,它的烧毁所代表的不仅只是佛法的破灭,同时也是对王法被漠视的具现。信长大胆地对传统威权挑战,也可谓是新时代来临前的徵兆。或许在信长的思惟逻辑裡比较相信儒家学说中的天道思想,而与神佛根本无缘吧。


评论

热度(6)